巴黎艺术生活受到罢工重创

“大宫女”-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 摄影:路透社Reuters-Benoit Tessier

 

【法国文艺欣赏 】 : 圣诞节和元旦临近,这是巴黎电影院和剧场的黄金预定时段,但自从今年12月5日罢工开始,巴黎的文艺生活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如果说街区电影院等受益于地理便利性的文化机构上座率依旧饱满,那么一些博物馆,剧场和小众电影院等则遭遇了一股寒流,预订数量朝不保夕。部分关门,时段调整,加上穿越城市前来观看节目让观众望而却步。巴黎歌剧院和法国喜剧院的员工更是加入了罢工示威行列。

订票电话不再响起,演员面对空落落的观众席表演,这让巴黎剧场集中区历史悠久的私人剧场米歇尔剧场行政人员忧心忡忡:往年12月是该剧场的年度黄金月份,今年情况不容乐观。米歇尔剧场的情况并非个例,根据私人剧场支援协会的数据,付款入场的观众人数比去年同期骤降40%,最严重的降幅已达到70%。具体而言,位于巴黎8区的巴尔扎克电影院,6区的卢森堡电影院等在短短一周内失去了往常观众数量的三分之一。公交系统罢工首先减少了学校班级集体文化活动,从初中到高中,尤其是比较远的街区甚至小巴黎范围之外,从客观可行性上来看,一些文化机构注定要悲剧。公交系统罢工期间,网约车和出租车抬价已令人习以为常,人们观看文化表演的时间通常是傍晚,而很多正常运行的车次在晚高峰期间要么人满为患,要么已经按照罢工预警,早早停车。在这种情况下预定没有退款保障的文化活动,让人们顾虑重重。

除了受到出行不便的影响,一些演员和舞者也参与了罢工。法国喜剧院和巴黎歌剧院是全法受到政府新版退休制度改革影响的唯二两家文化机构,一些雇员的罢工迫使部分节目被下架。巴黎歌剧院就已经宣布在一周之内损失了250万欧元,共有15场演出被取消。巴黎歌剧院的舞者仅有153人,均为签署了终身合同的正式员工,当中有17位明星。他们当中的不少人都加入了罢工和游行的行列,因为新版退休制度将威胁到他们的利益。巴黎歌剧院的舞者目前受益于马克龙希望取消的42个特殊工种之一,可以在42岁退休。虽然和法国国营铁路公司或者巴黎大众运输公司的特殊待遇相比,巴黎歌剧院的舞者们的特殊福利相对较少,但毕竟可以追溯到1698年路易十四当政期间。特殊的福利背后是异于常人的付出和极为严苛的选拔:有志的幼童在8岁便可进入巴黎歌剧院的舞蹈学校,19岁左右通过层层选拔成为员工,之后便开始了宛如军旅般等级森严的职业生涯,税前月收入从2932欧元到6000欧元进阶,当然,后者属于芭蕾明星。巴黎歌剧院的舞者既是艺术家,也是运动员,每年可以演出180场,演出或者训练时受伤是家常便饭,身体磨损和竞争导致的心理压力加速衰老,很多演员在40岁时已经出现不可逆的明显伤残。这也是为什么这一群体可以在42岁退休。他们的退休金按照现行制度来计算,选取职业生涯中待遇最好的3年进行平均计算得出数字,但42岁的人生远未结束,多数人选择开始第二职业生涯,一边领取退休金,一边领取新的工作薪水。巴黎歌剧院的舞者因此就是被特殊对待,享受特殊福利的群体吗?他们的抗议,引发了那些毕生挣扎于拿到一份市政厅歌剧院终身合同的临时舞者,那些被迫打多分工的舞者的不满:目前法国有大约4000名专业舞者,其中仅有500人有终身合同。众多外省芭蕾舞剧团舞者响应巴黎同行们的罢工,发出他们的悲鸣。如果说巴黎歌剧院是法国艺术之窗,因此可以受到特殊福利对待的话,那么外省的舞者,该如何自处?

除了巴黎歌剧院剧目受到影响,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东京宫也选择缩减营业时间,好让员工提前下班,赶在晚高峰前回家,避免陷入拥挤漫长令人绝望的交通堵塞,一些展览的观展人数比往常下跌四分之三。巴黎市政府博物馆群管理机构表示,从去年的黄背心社会运动开始就不容乐观,所以今年的罢工开始之前,工作人员就做好了月度游客人数减半的心理准备,“这当然令人头疼,但还没有到灾难性的地步”。除了巴黎人之外,外来游客人数的下跌预警也让首都文化圈忐忑不已:左岸剧场的管理人员表示,面对罢工造成的损失,剧场感到“力不从心”。

法广RFI 呢喃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