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透过协商解决罗兴亚人生存危机

曼谷专栏 RFI

 

【曼谷专栏 】 : 缅甸实权领导人昂山素姬上周赴国际法庭聆审后敦促法官撤销指控缅甸当局种族清洗的罪名。泰国媒体评论认为来自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无助于解决缅甸罗兴亚人的生存危机问题,学者认为外界有必要厘清罗兴亚人的种族来源,以便敦促缅甸开展内部种族协商。

泰国媒体报道,缅甸实权领导人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上周在国际法庭聆审3天后公开发表了6分钟的声明,声称国际法庭若继续审理此案恐怕将破坏缅甸各族群之间的和谐局面。此次庭审来自两年前缅甸若开邦地区近75万罗兴亚穆斯林被迫流离失所。

 

泰国媒体评论人素提柴(Suthichai Yoon)采用了“同情、理解、矛盾与困惑”三个关键词来形容媒体大幅报道此消息的心情与感受,同情的是往日饱受军人独裁迫害的昂山素姬,今日必须替军人辩护并以一己之力单挑罗兴亚人这个矛盾而复杂的问题;理解的是作为缅甸国务资政兼外交部长必须面对来自国际社会的公正指责;困惑的是往日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姬,今天竟然站在被指控种族清洗的审判台上接受审讯。

泰国法政大学东南亚问题研究学者顿亚帕(Dulyapak Preecharushh)分析称,昂山素姬此次发表讲话时每一个遣词用句都非常谨慎而不失公允,间接承认缅甸军方存在执法过度的可能,同时也对国际法庭提出了严肃警告。此举关键是赢得了缅甸全体国民支持,彻底改观了缅甸民主联盟(NLD)此前低迷的民意支持状态,使之再次重振声名。缅甸明年底即将举行民主大选,昂山素姬此番选择代表缅甸亲自赴海牙国际法庭聆审,成功地将遭到提诉的危机化解成了一次政治转机。可以说,此次控告缅甸种族清洗的提诉,加速了昂山素姬与缅甸军人之间的协商与合作,为昂山素姬跟军人集团之间的周旋赢得了筹码。

泰国东南亚问题研究项目出版的研究书籍《罗兴亚人-民族与国家-历史与冲突》,内容对罗兴亚人种族来源与定居地进行了研究性探讨,指出罗兴亚人的居住地与国籍问题迄今仍是学界辩论众说纷纭的话题,国际上不少人类学与宗教学专家均在试图诠释罗兴亚人的种族来源。其中被媒体引用最多且含混不清的是法国人类学家贝利 (J.A. Berlie 2008: 7)提出的诠释,他将缅甸穆斯林分作四个族群,分别是“从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移民进入缅甸的印度裔穆斯林”“称之为罗兴亚人的 阿拉甘穆斯林(Arakan)”“由波斯和中亚迁移而来的阿拉伯后裔,随著商业贸易发展演变而来的中国回族,也称盘西人”以及“被称为西巴迪(Zerbadee)的缅甸穆斯林”,这些穆斯林族群在文化与生活方式上不尽相同,各有特色。值得注意的是,西巴迪穆斯林(Zerbadee)一词最早出现于公元1891年在英国公务员制度下编撰的《缅甸人口普查报告》中。

 

换句话说,缅甸各个穆斯林族群在自我认知以及国家法律认可上存在差异。进一步研究表明,即便在同一穆斯林族群中也存在生存差异,美国历史学家Aye Chan ( 2005:397)试图将定居在缅甸若开邦的穆斯林分作四类,发现由于历史背景不同,四类穆斯林人的种族来源和生存境遇各有不同。

泰国学者从历史年代角度将罗兴亚人划分成三个历史阶段,首先是公元7世纪到13世纪倾向于在若开邦建立社区和贸易站的穆斯林,有阿拉伯人、波斯人、土耳其人和孟加拉人。其次是公元15至17世纪在孟加拉湾城邦开辟集团贸易和商业中心,成为在公元 1784-1785期间掀起第二次穆斯林移民浪潮的经济和政治吸引力所在。最近一个阶段是英国殖民统治时期,英国殖民统治者从孟加拉地区引起大批穆斯林劳工移居到若开邦谋生,促使近十万人口的当地穆斯林人口在短时间内激增超过一百万。即今天所指的罗兴亚穆斯林。

 

关于解决罗兴亚人生存危机的话题,泰国缅甸问题媒体人拉莉达(Ruklida Hanwong)评论称,随著缅甸招徕外资的不断发展,采取经济制裁的手段愈发不被国际社会所接受。而来自外界压力无益于协助缅甸政府解决罗兴亚人问题。罗兴亚种族和宗教信仰乃至穆斯林与佛教徒之间的冲突都只是表面问题,该现实问题真正的核心症结是缅甸政府与民间老百姓全部否认罗兴亚人在缅甸的合法存在。外界必须了解无论昂山素姬拥有多大的政治权力,单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解决缅甸罗兴亚人问题。而协调缅甸内部复杂的族群关系,根据不同背景开展周全而细致的协商,才是永续性解决缅甸罗兴亚人问题的有效途径。

 

法广RFI 曼谷特约记者 江枫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