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举行萨哈罗夫人权奖颁奖仪式 敦促北京释放伊力哈木

欧洲议会2019年度萨哈罗夫人权奖颁奖仪式,图为欧洲议会议长David-Maria Sassoli与伊力哈木的女儿菊儿,2019年12月18日。 路透社REUTERS/Vincent Kessler

欧洲议会12月18日举行2019年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将颁奖仪式,今年的萨哈罗夫奖颁发给在狱中的中国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題先生。伊力哈木是中央民族学院的经济学学者,欧洲议会称赞他二十多年来坚持不懈加强汉族与维族人之间的对话,但却于2014年被中国当局判处终身监禁,最近两年多来,他的家属已经没有有关他的任何信息。

那么,伊力哈木本人是否得知他获得了此一奖项?他留在北京的家人的处境如何?本台就此采访了长期关注伊力哈木一家的中国著名异议人士,2008年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先生。

法广:您是伊力哈木一家多年来的老朋友,同时本人也是萨哈罗夫奖的活动者,伊力哈木本人目前是否知道他获得了此一奖项?

胡佳:我们没有任何渠道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因为他的家人已经有三年多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了。三年前,伊力哈木的妻子古再努尔与两个孩子每年夏天回去看望伊力哈木,但是,过去的三年里,由于十九大,或者六四等多种因素,当地的亲属也要求他们不要回新疆,其实孩子们也很希望看到父亲。但是,可以想象,在新疆的亲属,也就是伊力哈木的兄弟姊妹在电话中都不敢提到伊力哈木的名字。我们非常担心的是伊力哈木目前的身体状况如何?他已经被关押了这么长时间,过去的无期徒刑应该改成有期徒刑了,到底现在还有多少年的刑期?但是,我们就连这些基本的信息都没有。我们最担心的问题是伊力哈木是否会被刘晓波化,特别是他获得人权奖之后,他是否会被消灭。因为对北京来说,消灭一个未来的重要的政治对手是非常必要的,而且可能是十分迫切的。

法广:您能否介绍一下在北京的伊力哈木的妻子与孩子们的处境?

胡佳: 伊力哈木已经被关押了六年,六年来,岁月风霜,古再努尔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苍老了好多。她是八零后,比我年纪小,之前我一直叫她嫂子,今天看来真象是嫂子。每天就是围绕着两个儿子,他们从幼儿园到小学,伊力哈木的个人财产完全被没收,只是留下了房子,没有任何储蓄。她现在就靠自己几千块钱的薪水度日。偶尔收到一些海外朋友的援助,但都不是长久之计。

法广:她与在美国的女儿菊儿也无法联系?

胡佳: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她们都只能间接的联系。因为古再努尔不敢接听海外的电话,因为对她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要保护好她的两个儿子。古再努尔作为维族人在有许多维族人的中央民族大学却总是孤身一人,因为没有任何人敢和她母子接触。这实在是太可悲了。因为这并不是因为伊力哈木做了什么坏事,而恰恰是因为他是这个民族的良心。伊力哈木得奖的当天我首先用电话通知她,之后有特意去她家当面告诉她,去她家的时候才知道她在接电话的时候和我一样都是留着眼泪。

法广:作为2008年欧洲议会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您要对欧洲议会说些什么吗?

胡佳:首先非常感谢欧洲议会将萨哈罗夫人权奖颁发给伊力哈木,感谢欧洲议会关注中国新疆维族人的命运。作为曾经的萨哈罗夫奖的得主,我与欧洲议会的议员们有着一种特殊的渊源,因此他特别希望欧洲议会议员们在香港议题上也同样有所作为,因为美国的议员到了香港,美国国会几乎以全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但是,这种效率在欧洲却没有显现,我特别希望欧洲议会的议员们能够前往香港,能够前往新疆,并且起草类似的法案,快捷的通过。作为欧洲这一巨大经济体,如果能够同美国新呼吁的话,必将会对香港以及新疆议题产生逆转性的帮助。我非常希望这一届的议员能够象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一样,有力量,有良知,有效率。

周三的颁奖仪式上,伊力哈木的女儿菊儿代父亲领奖,她在领奖仪式上敦促所有在场的欧洲议员利用自己政治影响力向北京政府施压,呼吁所有与中国做交易的企业家们扪心自问是否遵守自己的道德底线。

此外,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周三也发表公告对伊力哈木的现状表示担忧,呼吁“欧盟采取共同而强硬的统一措施中国释放 Ilham Toxti 督促中国尊重人权 关闭教育集中营,中国在利用经济分化欧盟的外交政策 。

法国执政党欧洲议员Bernard Guetta先生在颁奖仪式上发表演讲,呼吁北京政府立即释放伊力哈木,他说:“仅仅愤怒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向中国政府明确表达我们的观点,因为没有担当的大国是不存在的。世界需要中国来维持和平,但是,倘若无视人权,那就无法保障中国国内的和平,也因此无法保障世界的和平 ». 他还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关闭新疆再教育营并且释放伊力哈木。

(法广 RFI)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