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网红政治」行销学将成选战王牌?

左起依序为网红「志祺七七」「呱吉」邱威杰及「视网膜」陈子见宣布共同组成全台湾第一个被网红力量渗透的政党「欢乐无法党」。 官方脸书

(法广RFI 夏榕)网络时代促使新闻传播的载具日趋多元,社群媒体的舆论影响力也愈来愈强。许多分析都注意到,台湾选战模式的变化,特别是在2020这一次大选,“陆军”即传统的地方组织的动员力,可能远远不如“空军”即网络议题带动出的声量,对选民来得有效果。

经由实地观察,显然网络议题的操作、声量的维持,已经成为台湾2020大选中候选人能否胜出的一大关键!现在,台湾年轻人基本上只看手机,从而在YouTube或Facebook出现大批的直播主。其他年龄层的大多数人除了电视也习惯从社群软体好比LINE来交流资讯,促进“同温层”生成。台湾政治人物当然也发现了新媒体快速传播的优势,因此纷纷与“网红”展开合作。针对这些现象,记者采访了毕业于辅大新闻传播学系任职国际客服行销的Sandy。

法广:在获取新闻上,你主要的来源渠道是?

Sandy:「大部分是我脸书的同温层,在同温层中就会有有些讨论,有讨论之后就会再把我带去其它的地方,例如像Youtube、网络或者是网路电视。」

法广:那你对政治人物跟网红合作这种行销方式,有什么样的看法?

Sandy:「我想政治人物也在学习如何贴近大众,就像我们二三十年前学的新闻学,我是从报社开始,报纸很重要,但是现在谁看报呢?我觉得这是一个时代的变迁。政治人物如果想要让他的政见能够被大众所接受,讲这样比较容易懂的语言,我想他借由网红是一个行销的手段,主要是选择哪一个网红,从哪一个管道出来,来让民众去认同他的政策,我觉得这是一个学习吧!但我觉得这还是太早去下定论说这是好的或是不好的,或许可能也没有什么好不好的,但是我觉得可以多方管道尝试。」

法广:通过网路行销那当然是!但主要还想要知道你会不会觉得这样也让政治人物也很“综艺化”?

Sandy:「对,的确!“综艺化”这一点我觉得可能在台湾特别是如此,我觉得在(其他地方)比如说,法国他们的选举比较简单,他就是政治辩论,然后,一样也是上电视,网红这个部分好像比较没有。我觉得在台湾纯粹是因为我们太热衷了,选举才是全民运动,我们非常地喜欢看政论节目,然后每一个人呢,都要去批评指教,所以我觉得是因为民族这个社会文化的关系,所以政治人物呢,他如果想要贴近民众,让民众去投他的票的话,投会喜欢的,他就必须要去娱乐去取悦民众,我觉得这一点是在我们民主化的过程中要小心的一点吧!对!我们应该是要选他的理念,而不是去选说这个人能不能够让我喜欢!」

最后值得观察的是,空战是否一定凌驾陆战?候选人本尊也还是会被选民检视的。例如,民进党新北市第一选区被称为“淡水蔡依林”的吕孙绫便因上网红“馆长”陈之汉的直播节目表现不佳,后遭大批网友批评,声量是提高了最后却连任失利,吕孙绫自己先前可能也未料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吧!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