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如何影响台湾大选

总统蔡英文(右)2020年1月12日在总统府接见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酈英杰(William Brent Christensen)(左),蔡总统说,台美之间已从双边伙伴关係,升级為全球合作伙伴,未来会不断加强台美在全球议题合作。 中央社记者郑杰文摄

(法广RFI 旧金山特约记者王山)对于台湾2020总统和立委选举,舆论普遍认为是美国与中国的一场对决:北京对台湾大选的影响与干预无处不在,那么美国又如何影响台湾大选呢?

11日晚间大选结束后,以历史最高票胜选连任的蔡英文,12日上午便在总统府会见“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处长郦英杰(Brent Christensen)。蔡英文表示:台湾和美国已从“双边伙伴”升级成“全球合作伙伴”。郦英杰表示,台湾大选表明,美国和台湾不只是“合作伙伴”,更是“同一个民主社群的一份子”,由共同价值观紧密联系着。这次会见,可看作是美国影响台湾2020大选的注解。除此之外,在台湾大选结束的当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白宫国安会官员、国会众议院“台湾连线”、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以及一些前涉台官员,都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或讲话表示祝贺。人们注意到,蓬佩奥和白宫官员,都以“总统”来称呼蔡英文。

根据台湾方面的揭露,中共政权对台湾大选的影响,采取的手段是看得见的:数以百万计的网军捏造事实、散播假新闻,扰乱台湾选民的心智;解放军航母驶过台湾海峡、军机绕台海飞行,对台湾选民进行武力恫吓;另外根据自称中共特工投奔自由的王立强供述,中共一贯向他们支持的候选人进行利益输送;当然最大的影响是中国官方和官媒不断对台湾强调“九二共识”和“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这些手段苍白而且低级,起到的作用与施加影响者的愿望相反。

台湾大选结束后,中国的官媒将蔡英文与民进党大胜、韩国瑜与国民党大败,归咎于美国的干预,却拿不出任何一件美国散播假新闻、武力恫吓、利益输送,或者官方对“九二共识”、“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表态诸如此类的事实。美国对台湾大选的影响,是理念与道义的。2019年是《美国台湾关系法》40周年,美国在这一年强调履行对台湾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这一年,美国国会又通过了《台湾旅行法》等多个友台法规。这一切,都对台湾的民主制度不受中共专制政权的侵犯提供了有力的保证,在中共政权武力威胁下充满忧虑感的台湾民众急切需要这些保证,他们认为此时的台美关系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美国行政与立法当局,在台湾2020大选竞选期间,从来没有宣布他们支持民进党还是国民党,支持蔡英文还是韩国瑜。是一再宣扬“九二共识”、与中共纠葛不清的韩国瑜,远离了美国的理念、放弃了美国的支持,从而失掉了台湾选民的选票;蔡英文则因为拒绝“九二共识”、“一国两制”而得到了选票。“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前处长包道格(Douglas Paal)说蔡英文实行“远中亲美”的路线,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院“台湾与印太地区”项目顾问祁凯立(Kharis Templeman)说蔡英文是美国的盟友,他们都认为蔡英文赢得大选是意料中的事。

蔡英文胜选,当然也得益于香港“反送中”对台湾选民的影响。其实香港的影响也是美国的影响,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确认了香港“一国两制”的失败和港人“反送中”的正义性,鼓舞了港人,也鼓舞了台湾人,于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成了连接台湾人与香港人共同命运的纽带。

由此,说台湾2020大选是美国与中国的一场对决,说美国影响了台湾大选,没有错。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