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波尔坦斯基艺术回顾展《时光流逝》

蓬皮杜中心举办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的回顾展“时光流逝”的海报。 Centre Pompidou

(法广RFI 艾娃)从刚刚过去的周末(1月11-12日)开始,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自上而下举办向法国艺术家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致敬的艺术活动,自上是位于艺术中心五层的季节展馆推出的为艺术家专门举办回顾展,而下是在中心地下停车场,举办的歌剧演出,歌剧再现了这位法国的著名当代艺术最为关注的主题,反抗遗忘。

钟声从大提琴手颤动的手指上传出,放映机发出的光晕,印有黑白相间模糊面容图案的窗纱,让人想起那些已经死去的人,这些人一直困扰着这位1944年出生、父亲是犹太裔而母亲是天主教徒的艺术家。

名为《 墓穴(FOSSE)》的歌剧自1月10日周五到周日,连演三天,是由巴黎喜歌剧院订购,和蓬皮杜艺术中心共同制作的。

歌剧由波尔坦斯基与作曲家、钢琴家弗兰克·卡维斯基一起创作,并由让·卡尔曼负责设计灯光照明。

在浓雾围绕,具有但丁风格的神秘场景中,法国女高音歌唱家卡伦娜·沃尔克(Karen Vourc'h)的歌声响起。由13把大提琴,6架钢琴及电吉他组成的乐队伴奏,以及法国室内合唱团的32位歌手的伴唱。

两名打击乐手没有使用鼓槌,而用手敲打着各种打击乐器,异常的、有节奏感的乐声震动着歌剧的演出场地。 甚至还有附近隧道中传来的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对此,弗兰克·卡维斯基表示:“悦耳的歌声在这里不再是主题,优美的柏拉图式音乐是不可能的。乐队在乐池里不再受到保护,而乐者散落在观众中。这里没有让听觉舒缓的悦耳,而是处在一种不舒服的状态中,但对音乐的要求还是严格的”。

观众可以根据自己在停车场的位置不同发现不同的回声。波尔坦斯基表示:“在三个小时里,不可能在所有的角落来聆听歌剧。这种行为艺术能使空间变得更美好。然后我们会听到其他声音。”

剧中的角色戴着令人不安的口罩,被困在盖着篷布、内部点着灯的汽车里,所有的汽车大灯都亮着。

在这座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五层的季节展馆举办的艺术家回顾展中,观众还是可以找到这种伴随着压抑性心跳声的神秘印记。

名为《时光流逝》的回顾展将持续到3月16日结束,展览破译了艺术家想传达的、具有挑衅性的信息,他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就坦白表示,自己“主要的创作就是与遗忘、消失作斗争”。 。

展览故意利用观众视觉的不适引发的震撼开始:循环播放的视频中,一个坐着的人在不断地呕吐。视频名为《监禁》,幼时的波尔坦斯基就在备受二战伤害的家中,了解到了监禁意味着什么,在家里,犹太集中营的故事无所不在。

如同从火车车窗看出去的雪景 波尔坦斯基将仔细收集的自己小时候的各种宝贝,一字排开摆放着那里,旁边还配上自己不同年龄段的照片。

数百个人的面部黑白照片,有的伴着灯光,有的没有,但无论如何,这些灯光都倾诉着失踪者、或已经走到生命尽头的老人:像一部像册,一个幸福家庭的照片。

之后是1955年,米老鼠俱乐部(Mickey club)的孩子们。更远一点,犹太大屠杀中受害者的照片,和它们为邻的是上百名他们的刽子手的照片。

波尔坦斯基(Boltanski)的作品中,还有一个是由众多标有名子的金属盒子组织,这些盒子看似随意地被堆砌摆放起来;经风扇吹起的窗纱,摇摇晃晃地露各种人的脸,孩子的、男人的、女人的,他们的表情像从地狱归来一般。但是,在最后的作品中,自由之风吹动了钟声,象征着解放。

油画架上挂着的黑色西装,让人想起贾科梅蒂(Giacometti)的雕塑《行走的人》,当观众经过时,像是在问他:“你受了苦吗?” “你呕吐了吗?”

波尔坦斯基,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坦言:“我曾是我自己的民族学家。在试图寻找自己过去的同时,我用其他人的形象对它进行了重新创造。”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