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取代中国成为当前美国头号敌人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示意图 网络图片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张文中)美军上周五空袭巴格达机场,炸死伊朗第二号人物“圣城旅”指挥官苏莱马尼,波斯湾顿时战云密布,对中国情势有什么影响,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情势的分析评论。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川普和民主党本来都会大打‘中国牌’,举凡贸易、人权、香港和台湾情势,北京都会成美国两党针对的目标。川普政府遏止北韩核武失利,是民主党攻击目标之一。但伊朗情势后来居上,川普下令狙杀军头苏雷曼尼后,德黑兰扬言‘严厉报复’,选定美军35个中东基地和川普财产作目标;而川普更强硬,威胁伊朗如胆敢侵犯,将打击52个伊朗目标。中国、伊朗、北韩成影响川普连任的三大目标,而北京、平壤正等待从伊朗情势坐收渔利。”“伊朗取代中国,成当前美国头号敌人,让北京萌生遐想:美伊冲突如扩大,可能分散美国注意力、降低贸易战压力,美军更难撤出中东投入印太地区。20年来,美国投入反恐,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让中国获得战略机遇期,经济实力倍增;伊朗可能再让中国赢得新战略机遇。而情势如恶化,美国需要国际协助,在联合国更需要中俄支持。中俄和伊朗交好,中国对波斯湾石油依赖甚深,情势将有利中俄寻求自身最大利益和空间。”

北京《环球时报》的社论称:“那种认为中东乱起来能够牵制美国精力,使其无法实现集中精力对付中国的战略转移的想法过于简单了。中东如果大乱,确实能让美国更难脱身,会分散美国的注意力。但要同时看到,中国从中东的石油采购量已是全球第一,远远超过了美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度。另外中国在伊朗、伊拉克和中东很多国家都有大量投资,那个地区早已同中国经济利益攸关,中东混乱对美中两国的利益冲击是不同的,也是复杂的。中东再乱也不会影响美国对中国的战略警惕,只是可能改变美国对处理事情紧迫性的排序。这种排序的变化只能是很短期的,对中国没多大用。美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这个定位不可能改了,从长远看,中国不能指望一个地区冲突帮我们缓解战略顶层的压力,中国必须构建应对美国压力的长期能力。中国能够影响美伊冲突走向的能力很有限,我们的意见不可能成为美伊任何一方决策的主要依据。这一点应当让它们双方都清楚,避免引起误读。同时我们也是舆论和道义上重要的第三方。美国炸死苏莱曼尼违反国际法,损害地区和平,这应是中国舆论对事态的基本认识。”

香港《信报》的社论称:“目前而言,中国对于波斯湾危机的态度相对谨慎,外交部长王毅阐明,中方反对在国际关系中滥用武力,敦促美方通过对话解决问题。王毅又提出,中俄应加强战略沟通,为妥善应对当前中东局势发挥负责任作用。中国的盘算显而易见,伊朗是‘一带一路’的重要一环,中国亦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大可不必理会美国制裁而进行石油贸易,因此北京不希望美伊爆发战争,和平稳定的中东才符合中国利益。问题是,如果不幸地美伊两国开启战衅,甚至触发更大规模的地区冲突,不得不选边站的时候,中国将会如何抉择?假如无法置身事外,相信为了维护‘一带一路’行得通,北京势必与俄罗斯跟伊朗站在同一阵线,抗美援伊去也。当然,抗美援伊只是最坏打算,顶着不同款压力的北京,目前策略肯定是避免正面介入冲突,而美国的注意力若然集中在波斯湾新燃起的火头,中美之间的纷争或有望稍为减压。”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